浙江在线·青田支站     
  总站·浙江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青田网值班QQ 设为首页 添加到收藏夹 
首页
专题
新闻中心
青田网视
分类信息
生活热讯
文化
教育
石雕华侨
瓯联论坛
乡镇
部门
时尚
图库
旅游房产
文学读书
财富
购彩
公积金
 
本站搜索 搜索中心
站外搜索  引擎 
时政 社会 政务公告 乡镇新闻 部门信息 国内 国际 海外播报 侨乡网评 周边县市新闻 外媒看青田 教育 体育 财经 社会万花筒
  中国青田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广角 滚动信息: 1月11号12号温溪镇、舒桥乡等地停电预告  12月20日、24日贵岙乡、章村乡停电预告  12月14日8时至18时吴坑乡停电预告 
7月20日三版:欧韵
2018-7-19 21:32:00 中国青田网  [ 打印

巨浦的船帮文化

  ■ 黄亚香

  巨浦村位于青田县西部,毗邻千峡湖风景区,境内青山如屏,小溪如一条碧玉带淌在这片土地上。由于巨浦村地势平坦,是泊船的理想之地,成为了小溪流域重要的埠头。小溪是青田的母亲河——瓯江的第二大支流,历史上的巨浦村发展繁荣与小溪息息相关。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蚱蜢船太小,载不动诗人李清照家园破碎的愁绪。蚱蜢船儿长约11米,大约用料2方多,打造一条蚱蜢船儿需耗费40工左右。整船中间宽,两头尖,呈梭形,这种轻盈的造型,最大限度减少了水对船的阻力。从远处看很像一只蚱蜢,所以瓯江两岸人都管它叫:蚱蜢船儿。如果说瓯江是青田的灵魂,那么蚱蜢船是瓯江的灵魂。瓯江上帆影点点,白鹭成行,一步一风景。

  著名的山水诗鼻祖,也为这一方风景陶醉,留下了一点文墨与传说。谢灵运在《归途赋》中写道:“……林承风而飘落,水鉴月而含辉。发青田之枉渚,逗白岸之空亨。路威夷而诡状,山侧背而易形……”谢灵运当年在小溪流域一带乘坐的船就是蚱蜢舟。青田境内阜山乡陈宅村、石门洞、太鹤山等处都留下了谢灵运的足迹,只是不知谢鼻祖去这几处游览时有无穿上著名的“谢公屐”就无处考证了。太鹤山脚下有一座精致的八角亭叫谢桥亭,就是为了纪念谢灵运,谢桥亭不远处有一个居民小区就叫谢桥小区。

  查找小溪流域的资料时,翻到《青田县志》载:“谢灵运(南朝永嘉郡太守)过此溪,有二女浣纱,谢嘲以诗曰:浣纱谁氏女?香汗湿新雨。对人默无言,何自甘辛苦?女曰:我是潭中鲫,暂出溪头食;食罢自回潭,云踪何处觅。忽不见,遂回,逾三里遇弟连,与之偕回。后人以康乐回处为大郎回,连回处为小郎回。” 

  郎回是一个地名,在巨浦村上游不远处。我总疑心这一则材料,有可能是当地文化人杜撰的,大约是为了推介青田的自然风景,出发点倒是也蛮好的。可世事往往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前几日在看《中国古镇》大型文化纪录片,湖南湘西的芙蓉镇原名叫王村,叫了一千多年,没什么名气。电影导演谢晋在王村给电影《芙蓉镇》取景。电影《芙蓉镇》很叫座,也斩获了许多大奖,观众记住了“芙蓉镇”这个名字。王村就在2007年正式改名为芙蓉镇,成为旅游的热门地,带动了当地人的经济收入。酒香也怕巷子深,酒香也需要吆喝吆喝。这则材料的大意就是有一天谢灵运在小溪一带游玩,看见两个少女姿色不俗,就忍不住吟诗撩拨人家。少女是鲤鱼精变的,礼尚往来回赠了谢灵运几句诗,就游回水里去了。谢灵运恋恋不舍徘徊着不愿离开。这首诗歌做得很平庸,用词和格调与上文的《归途赋》相差太远了,《谢灵运全集》里也没有收录这几句同少女对答的诗歌。谢公此举总令人觉得失之于轻浮。后人大概只是很钦羡谢公的文采,所以会衍生出这样一段风流韵事吧。类似的文坛公案还有苏小妹三难秦学士,据专业人士考证,苏轼根本就没有妹妹。

  几百年以后,著名的青田籍乡贤——明朝开国军师刘基走水路回老家南田,他坐在蚱蜢船里看着两岸绿树青山相叠翠,小溪的水透明无物,水底是圆溜溜的鹅卵石和拃把长的溪鱼。刘基脱口而出:“朝原思脊令,夜船梦萱草。”不知刘基诗中的萱草是否指的是莒浦这种植物?巨浦村原名莒浦,因早年溪水两岸长满莒草而得名。1956年报省准,将“莒”字改为“巨”,得名巨浦。刘基一定想不到拃把长的溪鱼,日后会沾他的光而让食客大快朵颐——很多农家乐的招牌菜,要么是清蒸或红烧溪鱼——这道菜叫“国师鱼”。食客大约是希望吃了这道菜以后,也能成为像刘基一样响当当的人物。

  小溪流域一带有这样的风俗。刚出生的婴儿第一次剪指甲时,要把剪下来的指甲放入葱管里,然后把葱放到小溪里顺水漂远,寓意这个孩子以后会成为聪明人。从未沾荤腥的婴儿,开荤的时候,一定要吃拃把长的溪鱼,寓意着以后的人生旅途如鱼得水。

  小溪流域的确出了不少响当当的人物,尤其是在民国年间的时候,巨浦村下游的小奕村夏氏家族有不少出身黄埔军校的军官。巨浦村上游的北山村杜氏家族是叱咤商界风云的企业精英。最值得称道的还是巨浦村陈氏家族一门三父子都是黄埔军校的军官,战争年代的时候浴血奋战,和平时期支持地方上的教育与慈善事业,民国七年,青田知事张鹏题“模我彝伦”赠送陈家人,嘉奖他们高风亮节,堪为当地人的楷模。

  小溪流域一带人身上自强不息的集体性格,让我想起了船帮精神。随着时代的变迁,船帮的各种技艺已经失去用武之地,船帮留下的遗迹也越来越少,关于船帮的直接经验,只留在一些年迈船工的记忆里。似乎这样的记忆也有慢慢淡化的危险,巨浦乡政府为了留住船帮的记忆,为了让后人能清晰地了解船帮船事,准备筹建船帮文化展览室。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知道来路,才能走稳去路。

  陆路交通未兴起时,活跃在小溪流域的蚱蜢船,推动着景宁、青田、温州三地的物资交流。巨浦村地处景宁和温州的中段,是装卸货物的中转站,是青田境内颇有名气的交通枢纽。巨浦村作为曾经的水陆码头,见证了小溪流域的运输功能。船队的到来,都会带动村庄的活跃热闹气氛,同时也带来了巨浦村的繁荣。

  船工们将粮食、蔬菜、水果、木炭等山里的土特产运往温州,又将食盐、酱油、煤油、布匹等日用品从温州运往北山和景宁等地。景宁到温州,一个往返的航次要半个月左右,船工们劳累至极,会泊船在巨浦村修整。巨浦村曾经有一个很大的造船修船工厂,只可惜遗迹已经不在了。

  找不到物证,只好找人证了。有一位叫徐斌的老船工回忆道:“我家的船可以载重4000斤货物,一般将上游青田巨浦、北山、岭根的土特产,像梨子、柿子、木头、木炭、稻谷等运到温州下面去销售,再将温州的食盐、带鱼等海产品运到巨浦、岭根、景宁等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包船去温州33元,除去运输成本,每个船工的月收入是50元、全国粮票45斤。”那时候的瓯江流域流行着这样一句口头禅:“种田不如开店,开店不如撑船。”当时,小溪流域的青壮年大半都吃水上这碗饭,笔者的爷爷也是一名船工。

  听我奶奶提过,干船工这一行有不少奇怪的忌讳。比如吃鱼时吃完了一面,不能用筷子将鱼身直接翻过来,那样很不吉利,像翻船。早上出船时要说很多吉利话,不能听见有小孩子的哭声和吵闹声。

  撑船是重体力活,稍有不慎就有丧命的可能性。返航时,船只满载货物,逆水行舟,完全依靠船工们将船只慢慢拉上水——这叫拉纤。过急流的时候,船员们齐心协力,步调一致,全身用力,不能随意停下,必须把船拉过急流。不然,人会被船拖带到河中,卷入急流里,极其危险。拉纤一般要十几个人,非常考验相互间的配合。聪明的船员为了统一步调,在拉纤的时候,都要齐声喊号子,“嗨哟海喽”“嗨哟嗨喽”。这样的号子也能激发船工们的干劲。留在船上的人一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船长,他们控制着船的方向,一点也不可以分心,因为航道上礁石密布,沉船遇难的事情常有发生。船长要记得河中的礁石在什么位置,什么地方能行船,什么地方不能行船,这个船到什么地方要转方向,水的深度,水位装载多少等。沈从文曾在《湘西散记》里夸赞船工们:“这些人厉害得很,几百里的河道,涨水干涸河道的变迁,他无不明明白白。他知道这河里有多少滩,多少潭。河中较大的石头,无一不知!”常年累月同甘共苦的生活,让船工们有了团结一心的处事风格,这种做事风格也渗透在一代代巨浦人身上,展现了巨浦村独特的底蕴。

  船帮曾经忙碌的身影渐渐远去了,如今的巨浦村已经被规划为青田十大党建示范村,如何更好地传承和发扬船帮精神,振兴当地经济文化发展,是摆在巨浦人面前的一大课题。

摄影/太阳万岁

 摄影/萬里無雲

槐花开了

  我和孩子没见过什么槐花,只是在绘本上读到过有关槐花的句子。小家伙就此念念不忘,槐花在他心中扎根,等待有一天开花……

  那是盛夏的清晨,长在马路边的两棵槐树开花了,幽幽的清香四溢,随着夏风吹来,淡黄的槐花米飘落。一对老夫妇正从高枝上摘取一串串槐花。我凑近一看,问道:“大妈,请问这是什么花?”“这是槐花,我们摘取这花米,拿回家蒸起来晒干,当做中药。清凉解毒呢。”今天我走出书本,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槐花和槐花树。我俯下身子拾起一小串槐花,细嗅槐花,沁香扑鼻。忍不住揪了一小瓣槐花入嘴,脆脆的、嫩嫩的,那淡淡的甜呀,牵动我美好念想:我的儿子不是很想见槐花树吗?他只是在绘本上见过。我何不带他看看眼前的槐花和槐花树,那该多美好呀!

  那晚的月光格外皎洁,伴随着清凉的夏风,小家伙一路奔跑在前头,我紧跟其后。不知不觉,我们来到槐树旁。我放慢了脚步,故作神秘地对小家伙说:“煊,我们玩一个游戏。”小家伙瞪大眼睛,一回头吃惊地说:“爸爸,玩什么游戏?”我不缓不慢地说:“请你仔细观察,找找身边哪两棵树与周边的树是不一样的。”小家伙扑闪着圆溜溜的眼睛,时而仰头,时而左看右看,他跑到两棵长得修长的槐花树下,指着树枝自豪地说:“爸爸,这两棵树与其他树不同,它们开着花呢!”“那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我追问道。小家伙摸了摸脑勺,继而一拍脑瓜,大声说:“爸爸,我知道——这是槐花,我在绘本上看过。”我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小家伙念着一段话:“把槐花洗净,拌上面粉,加入蜂蜜,放入烤箱,做成槐花饼……”我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的?”“爸爸,绘本上这样写的。”忽而,小家伙拉着我的衣角说:“爸爸,我们有一棵槐花树,该有多好,就可以做槐花饼了。” 我也笑着说:“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种上一棵槐花树,就能做槐花饼了。”

  说完,我和小家伙沉默不语,小家伙依偎在我的怀里,一起坐在树下,仰望着月光下的两棵槐花树。月光下的槐花树枝桠密密匝匝,枝干向外延伸着,形成巨大的圆形树冠。槐花开得热烈,一簇簇挂满枝头。月光透过树梢,忽明忽暗,而穿着黄金甲的槐花在那枝头躲着迷藏,忽隐忽现。此景应了小家伙的那句最为诗意的话:爸爸,槐花晚上玩累了,要睡觉了。的确,那些含苞待放的槐花米睡得正香,等待第二天清晨的精彩绽放。

  夜深了,我牵着小家伙的手,向家的方向走去。小家伙还在挂念着槐花。小家伙天真问道:“爸爸你说,槐花树有种子吗?我们把种子收下来,种在泥土里,它就能发芽,长出一棵崭新的槐花树苗。”我坚定说:“槐花树有种子的,到了深秋,我和你一起去树下捡种子,然后把种子埋进泥土,它就会发芽,长出槐花树苗。”那一晚,小家伙带着“槐花树的种子梦”香甜睡去。

  到了第二天,小家伙还是念念不忘那两棵槐花树,又牵着我的手走出家门。路过一位大妈的门口,只见其细致地摘取槐花米。小家伙的眼睛拉直了,站在槐花面前,寸步不移。我当然明白小家伙的心思,并向大妈讨取一串含着露珠金灿灿的槐花。小家伙把槐花捧在手心里,凑近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陶醉自得的样子。我与大妈拉着家常,无意中得知马路旁的两棵槐花树是移民老夫妇从故土带来槐树种子种下的。大妈自豪地说:“我今天摘取的槐花是从自家槐树上摘的,而槐树也是向邻居讨了种子种在新田地上长成的。”大妈的话语中,分明多了几分自豪之情。故土的槐花树,早已埋在水底,不见天日。而故土的种子,已然在新土地上“扎根”,延续着故土的情怀。原来,种子的力量如此之大。

  小家伙听懂了我们的谈话,他更加坚信种子的力量。“爸爸,什么时候,我们去槐花树下捡种子?我也要种一棵高大的槐花树。”那一串槐花米,被小家伙插在窗台的花瓶里,它开花,正迎着阳光起舞,我仿佛看到一棵高大的槐花树挺立在眼前……

  ■ 吴长沙

吃 货

  ■ 郑委

  江边清寂,原先的人潮都消失了,但一些小商人的身影仿佛尚在,有拉着冰箱叫卖冰淇淋的大妈,有扛着稻草棒上的糖葫芦的大叔,有能把棉花糖拉绕得像云团的大爷……看到这些,我想说说甜的记忆。

  我的学校在乡下,交通很不便利,难能看到山外有人带东西进来贩卖。大约是我读初中时,学校门口偶有卖一串串红色的东西,见了几回,不知怎么得知这些东西叫冰糖葫芦。卖糖葫芦的是上了年纪的大叔,他拄着木棍,木棍上绑着塑料包裹的稻草,插满了糖葫芦。他不吆喝,就直直地站在学校门口,活像一尊门神。糖葫芦很大,用红色的糖浆包着,在阳光中流光溢彩,有见识的大人说,糖葫芦是山楂做的,我们都不信,因为我们都在山上吃过山楂, 青绿、瘦小、苦涩。直到吃了糖葫芦的人说,味道好像确实是山楂,我们就反问是真的吗?我们还是不信世上会有这么大的山楂。

  卖糖葫芦的大叔布袋里装着红绿黑弹珠,谁抽到什么颜色就奖励相应的糖葫芦。有钱的同学,会抽弹珠两三次;没有钱的,则巴望地围着看他们抽,一会儿看看同学的紧张神情,一会儿看看大叔的神色,倘使抽到奖励最多的弹珠颜色,大家往往都欢呼雀跃为同学开心,那种嫉妒的心思是一点也没有的。我也曾买过一回。撕去薄薄的塑料薄膜时分外小心翼翼,怕糖粘住了塑料薄膜,撕开的一点点塑料薄膜,我都要放入嘴里吮吸,直至没有甜味为止。至于糖葫芦,则是用来舔的,那红艳艳的糖油真是甜啊。舔完糖油,接着是很不舍得咬开山楂,等吃完了一个糖葫芦便又把塑料薄膜重新绕着小棒子转个圈,放入袋里再慢慢吃。

  夏日到了,小铺子会贩卖五毛钱一个的杨梅冰块。一整个夏天,我们听的全是铺子冰柜里的冰块碰撞的声音,我们都是选最硬的冰块,因为这样才经得起啃吃。冰块塑料杯只有刚刚撕开口时才有杨梅的甜味,之后便全是水味了,但我们也是吃得津津有味。除了这个,还有冰棍什么的,但都很贵。姐不知从何得知,说用搪瓷杯泡一些炼乳放入冰箱里,等冰上两天,就会成为牛奶味的冰块。她这么做了,找了一位有冰箱的远房亲戚,把糖水放进去冰,但最终大家都没有吃到,据说那个杯子被冰裂了,有人还传言说,杯子炸裂飞出了亲戚家的窗户。

  最好吃的要数冬日铺子煮的香菇丁汤了。一整个冬季,香菇丁的香味盘旋在我们头上。我们闻到这气味,肚子又饿又冷。每个星期,我们都会花五毛钱去铺子买一杯滚烫的香菇汤,汤的味道极其鲜美,并且有许多甜味。一周的零花钱只有一两元,我们很快就花完了,但老板仍是煮这些,香味弥漫着,不时飘到操场上和教室里,但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用力地在香味中吸气。

  小铺子里卖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们还会买许多用各种图案纸包住的泡泡糖,因为很甜也便宜。我还有一种喜欢吃的是细碎的冰糖,逢年过节、走亲戚时大家互相赠送的,平日都舍不得吃。我小时候吃过几次,把冰糖放在口袋里,一颗一颗慢慢吃。但放过糖的口袋,老鼠也很喜欢啃。

  甜,成了那时我对小商贩的唯一理解,好像做他们的孩子是最幸福的,可以有无穷的东西随时吃。

霓虹灯下的安全帽

  ■ 刘法敏

  一城一景一诗词,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独特的魅力。青田——这座承载千年的江南小城,四面环山,中间被瓯江贯穿其中。然而随着城乡建设的发展,建桥势在必行。由中铁四局所承建的青田瓯江四桥,是一座桥长503米、宽10米的步行桥,主要包括主桥,南北岸引桥、景观塔楼以及桥面栏杆等附属工程。建成后几分钟就能到达彼岸,将大大改善城市居民的生活环境,便利了城市居民的生活。

  星光下的灯光七彩绚丽,将瓯江两岸建筑物勾画出来,投影在水中,一会儿是蓝色的,一会儿是红色的,一会儿是绿色的……色彩的流转着实让人应接不暇。一阵清风吹过,江面掀起层层涟漪,倒影在水中的建筑物也随着扭曲变形,时隐时现。屈原《离骚》里所描述的“纷总总其离合兮,斑陆离其上下”倒也应合了眼前此景。

  夜幕下的瓯江,清风摇曳,水波荡漾,一切美得如同一幅油墨画,让人流连忘返。但这般美景,并非每个人都有空闲去欣赏。夜色沉沉,霓虹灯下再美好的景物都无法留住瓯江四桥中铁四局工人的脚步。他们身着工装,头戴安全帽,饱含热情地忙碌在施工中。正因为他们这群人的忙碌,正因为他们辛勤付出的汗水,这座城市的霓虹灯才得以愈加璀璨与光辉。

  夏夜的霓虹灯显得特别的张扬,城市每一个角落都闪着霓虹灯的光彩。晚饭后,人们安逸地漫步在防洪堤上观望四桥的建设。夜色笼罩着大地,在这城市的一角,一群建设者在机器轰鸣声中升华着城市的繁华,使夜不那么寂寞。城市的夜晚华灯初上,不仅有孤寂的繁华,还有内心深处的风景线,小时候静寂夜色中只有蝉鸣鸟叫和漫天星辰陪伴,安静又温馨。现在呢?城市的夜晚多少会让人沉醉,而工人们却放弃了繁华和热闹,投身于四桥建设中,聆听着机械的轰鸣交响曲,享受着建设的欢愉。

  站在桥上,远眺而去看着那耀眼的灯光,想到儿时的歌词:城市的夜晚霓虹灯璀璨,点亮了黑暗赶不走孤单,午夜和白天不停地交换,游走在街头一个人孤单……感觉挺落寞孤寂的,但细细想来,四局工人不是在为那美丽城市建设而绽放绚丽的色彩吗?一直以来,四局人始终不忘“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这一宗旨,时刻不忘肩上使命,敢于担当,舍小家顾大家,为城市建设改善交通体系,方便两岸生活往来需求,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坚持走上属于自己的舞台,这背后的艰辛不是常人能体会到的。

  夏天的夜晚,最好的夜晚。白天燥热的空气习习散去,好像一入夜,这天气的火爆脾气就会一下子温顺下来。四局人也没有了白天时的焦躁与烦扰,青田夜晚的清凉是对他们辛苦勤劳的回报。马路两边商铺橱窗里明明灭灭、影影绰绰的霓虹灯,舞动着各种光源,释放出宁静、温暖的气息。这个时候是一家人在一起休息的最好时机,卸去这一身的疲惫,和妻子、父母、儿女惬意地享受着夜晚。然而,在这万家灯火中,必定有一盏霓虹灯属于中铁四局,他们不仅要对今天已经结束的工作负责,也要对明天的工程做一个规划。四局人不会因为思念和孤单而放弃审核任何一个细节,这是他们肩上的重担。

  晚风拂动,万籁永无俱寂,整座城市都淹没在明灭的霓虹灯影中。青田,这座美丽的城市,见证了太多的建设成就。

[上一篇] 县人民法院出台规章制度提升办案效率
[下一篇] 青田中行普惠金融驶入快车道
来源:中国青田网 作者:佚名 编辑:silence
0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我县“两山”理论践行和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显著
 ·“三强一制造”媒体采风团走进青田
 ·千峡湖生态有机鱼“游”到长三角市民的餐桌上
 ·工作人员延迟15分钟下班 只为群众少跑一趟
 ·“赶集”一样缺少休息 暑期盲目“充电”不可
 ·青田首批民营微公交上路运营
 ·我县迅速开展深刻领悟“丽水之赞”创新实践“
 ·干玲玲:孩子的笑容是我最大的快乐
 ·习近平向尼雷尔领导力学院奠基仪式致贺信
 ·习近平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在这三个方面作表率
  生活小百科
 ·习近平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在这三个方面作表率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